首页汽车文章详细

蹭盲盒热点 金运激光急寻盈利增长极

原创2020-06-16 16:46:24 42
广州熟悉潮玩文化的投资人杨光(化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盲盒市场规模超百亿元,但头部玩家寥寥,行业生态随时会因为巨头的进入而重塑。“IP仍然是盲盒企业最独特的竞争力。而有情怀有魅力的IP少之又少,盲盒企业围绕IP的厮杀会越来越激烈。”
时隔数年再度跨界,主业为激光智能设备制造的金运激光(300220.SZ)这一次选择攀上“盲盒”风口。6月4日晚间,金运激光发布公告称,拟收购玩偶一号(武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玩偶一号”)的股权。金运激光表示,交易完成后,玩偶一号将成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除了“盲盒经济”外,这家上市公司还同时蹭上了“网红直播”的热点。同日,金运激光称,将筹备建立子公司国广金运科技(武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广金运”),其主营业务包括开发具有网红直播及广告功能的无人零售机,“搭建网红带货线上线下推广渠道”。公告甫一发出即引来监管关注,深交所对金运激光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补充说明是否存在主动迎合“网红经济”等热点概念进行股价炒作的情形、玩偶一号的盈利模式、核心竞争力、运营的IP类型及取得方式等。金运激光这一波“蹭热点”的操作并未引来二级市场的追捧。6月5日,金运激光暴跌8.65%,报价53元/股。截至6月15日收盘,金运激光微跌0.38%,收于51.8元/股,最新市值65.27亿元。6月12日,时代周报记者就“盲盒”业务和“网红直播”等问题向金运激光方面发去采访请求,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复。6月13日,广州熟悉潮玩文化的投资人杨光(化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盲盒市场规模超百亿元,但头部玩家寥寥,行业生态随时会因为巨头的进入而重塑。“IP仍然是盲盒企业最独特的竞争力。而有情怀有魅力的IP少之又少,盲盒企业围绕IP的厮杀会越来越激烈。”主营业务增长难与同行相比,金运激光从2019年开始就将目光转向To C的商业智能应用领域。这或许与激光设备领域的营收持续下滑有直接关系。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金运激光营收达2.19亿元,同比增长3.06%;归母净利润达1513万元,同比增长111.88%。其中,激光设备制造业务实现营收1.66亿元,同比减少6.84%,占总营收76.12%,毛利率为34.38%,也是其三大主营业务中毛利率最低的一个;智能零售终端业务的营收为2340万元,占总营收10.67%,毛利率则高达50.79%。迅猛发展的智能零售终端业务无疑成为公司近期的业务重心。6月9日,金运激光发布公告称,将非公开发行总面值不超过7.4亿元的股票,其中,“IP衍生品新零售推广项目”拟投入资金达4.7亿元,占总募集金额的63%。实际上,金运激光即将要收购的玩偶一号就是其智能零售终端业务的最大客户。据金运激光公开的数据显示,2019年,金运激光共销售给金块链科技和玩偶一号348台智能零售终端设备,销售金额为1362.88万元,占2019年该业务收入总额的58.33%。金运激光将玩偶一号收入囊中,无非是个“左手换右手”的买卖。天眼查显示,玩偶一号的法人代表为梁浩东,是金运激光实控人梁伟的儿子。梁伟在持股金运激光46.75%股份的同时,还持有玩偶一号89%的股份。另一个客户金块链科技则是梁伟持股25%的公司。2月17日,玩偶一号就曾和金运激光的子公司金运互动签订协议,将其所经营产品的线上运营、IP衍生品的采购和线上销售全面委托给金运互动管理、经营。在“盲盒经济”如火如荼的当下,玩偶一号仍未实现盈利。根据金运激光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显示,玩偶一号2019年实现营收1024万元,亏损586万元;2020年一季度营收457万元,亏损194.22万元。其中,盲盒收入占总收入的92.82%。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玩偶一号在全国共铺设了338台无人零售终端。杨光认为,与龙头泡泡玛特相对成熟的商业链条相比,玩偶一号旗下的IP小站仅在销售渠道上较有优势。同时,与泡泡玛特自有IP和独家IP占盈利大头不同,IP小站几乎没有独有IP的加持。“这会使得IP小站很难形成护城河。”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金运激光公告称,收购玩偶一号的原因是想进一步整合IP衍生品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协同发展线上线下业务;解决与玩偶一号的潜在同业竞争,减少关联交易,促进规范运作。“(玩偶一号)原本应该是控股股东在上市公司之外孵化的新项目。可能是受泡泡玛特上市的影响,还没能盈利就被纳入上市公司的报表里,显得太心急了一些。”杨光称。缺乏稀缺IP资源一季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金运激光实现营收1251万元,同比减少68.7%,归母净利润为-539万元,同比减少261.9%。在此情况之下,盲盒业务无疑成为了金运激光实现盈利的最大指望。在金运激光看来,卖盲盒只是IP衍生品道路的第一步,IP游戏、网红直播才是IP化运营的最终目标。根据金运激光的设想,基于其铺设的多功能IP盲盒游戏机,既提供游戏功能,奖品就是盲盒;也可以“多屏播放真人网红主播和虚拟主播”,吸引玩家投票和打赏。其同时指出,这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充满了不确定性的风险,在运营中需要不断地迭代和修正”。金运激光还表示,开展网红主播相关方面的业务,是希望同“潮文化”盲盒新业务相结合,产生聚集粉丝的协同效应。“并未涉及‘网红经济’,也无意主动迎合‘网红经济’等热点概念进行股价炒作的意图。”如此急于探索新的变现渠道,或许也与其持有的IP缺乏稀缺性和独家性有关。“对于一个IP而言,目标群体往往是相对固定的。如果不是独家IP,就意味着消费群体可能会被分走一半甚至更多。”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称。以泡泡玛特为例,招股书显示,2019年,泡泡玛特自有IP和独家IP的营收占比达72.6%,其自有IP Molly系列占27.1%,独家IP PUCKY系列占18.7%。与泡泡玛特相比,玩偶一号旗下的IP小站几乎没有自有IP和独家IP。对此,金运激光方面表示,其选择了更加开放的“IP池”策略,更加广泛地与IP厂商合作。此前,金运激光也曾回复投资者表示,公司参股的IP小站与泡泡玛特的运营模式、核心能力不同,是差异化发展。“对于盲盒企业来说,一个热门IP盲盒的销售占到全部营收的七成以上都是很常见的事。”杨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火爆的Molly和PUCKY系列相比,IP小站目前能够“出圈”的IP盲盒较少,“也可能是由于缺乏更稀缺的IP资源所导致”。作为一种“带有少许赌博性质的潮玩产业”,盲盒的合规性仍待市场检验,这也给盲盒玩家的未来增添了不确定性。“国家还没有出台相关的监管措施,盲盒这种玩法到底合不合法,目前看起来仍然是个未知数。”对此,杨光认为,去掉“盲”属性后仍具有价值的IP,才是真正具有生命力的IP,“需要盲盒企业去探索更多的路径,创造以IP为基础的潮玩产品生态”。实际上,这并不是金运激光首次“蹭热点”。早在2016年,金运激光就曾拟以27倍的溢价收购致趣广告,跨界互联网。根据公开资料,致趣广告是一家以移动新媒体为核心发展方向的移动互联网营销公司,是较早进入移动数字营销广告领域的企业之一。数据显示,彼时致趣广告的账面价值为2454万元,而金运激光的出价则为7.03亿元。最终,后者因2016年证监会发布的“6·17新政”中“募集配套资金不能用于补充上市公司和标的资产流动资金”的规定而终止了该项收购。跨界“蹭热点”也为金运激光带来了居高不下的市盈率。目前,金运激光的市盈率在1000倍以上,远超同业。根据金运激光回复深交所的公告显示,大族激光(002008.SZ)、帝尔激光(300776.SZ)、华工科技(000988.SZ)的动态市盈率分别为57.3、28.2和54.5,而金运激光的动态市盈率则达到1041倍。

快审推荐

发表评论

  • * 评论内容:
  •  

精彩评论

  • 无任何评论信息!